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

[川淼/淼川]一个小甜饼

让我先废话两句。
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竟然献给了川淼
最近这对越来越冷了QAQ只好自割腿肉……
期中考试的晚上不想学习的产物
理科生文笔,ooc我的锅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罗淼站在住院部门口,端着一杯特意买给唐川的牛奶,手足无措地挠挠头。

远一点的地方,唐川坐在长椅上,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,闭着眼晒太阳。阳光下只能看到他模糊的侧脸,被柔和了一些的坚毅轮廓。

怎么和唐川打招呼呢?

他肯定都知道了。

那天他的声声“唐川”喊得撕心裂肺。他不顾一切跑到车边,颤抖着摸到唐川的脸,那人只脸色苍白地吐出一句“罗淼”,就不省人事了。

还好他没事。

可是他一定都听到了!聪明如唐川,大概是明白自己的心思了。

罗淼觉得心里痒痒的。唐川被撞,他只觉得心被生生划了一个口子,鲜血流出,伤口一跳一跳得抽痛。现在,伤口开始痊愈,代表新生的嫩肉长出,痒痒得撩动着他的那点小心思。

唐老师知道了。今后要怎么面对他啊?好尴尬。要是他不知道就好了。可是又有点失落。他要是不知道,也不好啊……

胡思乱想着,罗淼感到有点烦躁。初夏柔柔的暖风发带着点柳絮,落到眉毛上,触感柔软,又痒痒的。他随手在脸上乱抹几把。抬头,看到几步之外晒着太阳的唐川,心突然就柔软了,脑海里的嘈杂渐渐平息。

罗淼抬脚。

“我受伤了这么久,罗警官也不来看我。”唐川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,挑起眉斜睨着他。不知是柔软的蓝白条纹病号服还是午后的阳光使然,他的声音竟有点慵懒。

“我……唐教授现在是清闲下来啦,可是我还要负责案子的后续啊,琐碎又无趣。”罗淼走过去,把牛奶递给唐川。“我每……每天尽量给你送一杯牛奶。你受伤了,要多补充营养。”

怎么就这么说了……罗淼你有病啊!还每天!会尴尬死的啊!

唐川接过牛奶,抬眼望向罗淼的眼睛笑道,“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也许并不那么长久的沉默。

初夏的阳光透过宽大树叶间的空隙,细碎的光影落在唐川的肩膀上。远处,高速公路那边传来鸣笛声,又渐渐消散了。

“罗淼。”

“嗯?唐老师。”罗淼回过神来,略微低头看着唐川。

“今天怎么没有三明治?”唐川挑眉问道,“一个有质量的物体,可是有惯性的。我都吃出惯性了,以为你也会买出惯性。”

罗淼脑子还是一片混乱。唐川的侧脸,头发上的光斑,他心里马上就要破土而出的爱意,乱乱地纠缠在一起。

让他在面对唐川的时候短暂性语言失灵。

“啊……三明治没有营养,而且火腿肠里可能有亚硝酸盐……亚硝胺致癌啊。你这段时间还是别吃了吧……不过要是真的想吃我就去给你买……想吃什么口味的?金枪鱼?还是……”

“罗淼。”

“嗯?”

唐川语气里带着愉悦的笑意。“你过来,看着我。”

罗淼乱七八糟地坐到唐川旁边。看着唐川。

“凑近点。”

罗淼往前挪挪。

他不敢再直视唐川的眼睛。表白的念头蠢蠢欲动,和煦的暖风要把他的心熏醉了,就像醉酒的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心里话吐露出来了。

他只能看见唐川的嘴。唇角的弧度比讲课时自信的样子要大一些。一些细纹慢慢舒展。

唐老师为什么笑呢?

唐川把手搭在他的后颈上,慢慢地。这给了他回神推开唐川的时间。可是他并不想推开他。

唐川的手在微微使力,把罗淼上半身带过来。罗淼下意识地顺着他的手力。然后,唐川轻轻按着罗淼的脖颈,吻了上去。

唐川的嘴唇软软的。贴上他的动作轻而撩人,很像今天漫不经心的风。

不过唐川很快放开了他。

罗淼愣了两秒,等到回过神来,幸福得快要冒泡泡。

狂喜到昏昏欲醉。

“罗警官,罗淼,我爱你。在一起吧?”

唐川带着笑意的声音,在初夏的午后,像那丝柳絮,轻飘飘地击中罗淼的心脏。

“还有,文科生还知道亚硝胺,很不错。”

评论(14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