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

[淼川/川淼](暧昧向)一个小甜饼

写在前面
我最想写的在最后面啊!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梗做了那么多铺垫我真是很厉害了!
最近有点恋爱脑,逻辑不太正常,中间关于案件的部分请不要走心地看下去orz
送给 @ks顿棂 姑娘 和可爱的你们
祝看文愉快

-------------

夏季的大雨哗啦啦地响着,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。窗外高大的梧桐树已经被卷走了些叶片,在地上凌乱地躺着。深褐色的树枝上,却仍挂着许多叶子,墨绿色的宽大叶片被雨水洗得越发纯粹。一串串透明的雨水顺着叶脉流淌而过,很快又落在地上。

江北地处北方,四季分明。夏季往往是烈日当头,暑气难消;就连云都聚集成一团一团,在无风的天气里,极缓慢地移动着。

但夏季也不总是酷暑难耐。中国北方大多雨热同期,江北的雨总是来得让人惊喜。在持续了三天的高温后,暴雨骤降,两三个小时以后,燥热已经消散得差不多。空气里是夏季雨水特有的清凉味道,雨滴打在梧桐叶上的声音,平和而安逸。

唐川喜欢这样的雨。

唐川刚刚睡起来,有点迷茫地坐在柔软的地毯上,捧着杯卡布奇诺,脑海中胡乱想着各种数学公式。他看了眼表,晚上七点。窗外的天空,淡灰色加了点深蓝,是傍晚了。

手机嗡嗡震动。

唐川发呆的闲情雅致瞬间消减了大半。他为了升教授忙了两个月,这些天疲倦不已。早上十点回到家,竟然一觉睡到七点了。

唐川顿了一秒,接通电话。是罗淼。

“唐老师,恭喜啊,终于升上去啦!今后我就能叫您唐教授了!”

“……嗯,”唐川出了一口气,“总算是忙完了,麻烦死了。怎么,这是让我请你吃个饭?”

“诶,不是的,唐老师……”罗淼的语气犹豫起来。

“嗯?”唐川不说什么,心里却已经猜到了大半。

“请吃饭就不用啦……这两天案子基本上没什么进展,我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您……帮我个忙呗,案子破了我请您吃饭?日本料理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‘’

‘’罗淼,我真想……‘’

最后还不是要请他吃饭,不然要被他烦死。

“……”

唐川哼了一声。“行了,过来吧。”

“OK我马上到!”罗淼声音欢快,很快挂了电话。

唐川看着通话结束的界面轻轻笑了两声,又坐了一会儿,任命地从地上起来,翻出一双拖鞋放到门口。

大雨并不会给为人民服务的罗警官多少面子。唐川为罗淼打开门的时候,罗淼正拎着黑色雨伞颇为狼狈地站在门口,伞上的雨水大滴大滴地往下落。裤子和衬衣半湿不干,头发有点乱,整个人都是潮湿的。

唐川把雨伞接过来,转身向屋里走:“进来换双鞋,资料放到茶几上。你可以先去洗个澡,衣服一会儿烘干。”说着,“哗啦”一声把伞撑开,放到露台的地板上。

天完全黑了。远处,华灯初上。星星点点的灯火温暖地闪烁,给人一种温暖到不真实的感觉。

“那我不客气了,唐教授?”罗淼随手把门带上,笑着问道。

”不用客气。不过你再磨蹭,弄脏了地板自己打扫啊。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。”罗淼投降,去开热水器。

唐老师看着很累啊,还是这段时间太忙了吧。

罗淼突然有点内疚。唐川最近肯定很累了,事情刚刚告一段落自己又拿着案子找他帮忙,太不体谅人了。可是他这不也是没办法嘛。

罗淼耸耸肩。总是麻烦唐教授,他这个副队长也很没面子。这两年虽然进步了不少还升了副队长,但是离能够脱离唐川帮助的水平,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唉,智商的差距要用经验来弥补,真累啊。

罗淼私心其实很喜欢他们现在的样子。等到他真正能够完全不依赖唐川破案的时候,他和唐川的关系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密切了。

就像现在,两个人在唐川的家里,一起研究案子。外面下着大雨,屋子里只有纸张被翻动的声音。

这样已经很好了。

唐川又坐到地毯上,把文件袋打开,取出厚厚的资料,大致浏览了一下。又翻到最前面,细细地看。

罗淼洗完澡穿好衣服,走到客厅,学着唐川的样子随意坐在地毯上。

“你怎么看这个案子?”唐川仍看着资料,头也不抬地问道。

“现在我们怀疑李东的妻子,是有充分理由的。李东出轨多年,对象还是她已婚的妹妹。现在他们的孩子已经出国上大学了,她也没必要再装作不知情,继续这段婚姻了。邻居反映,最近他们争吵很频繁。”

“但是问题在于,她只有动机,而我们缺乏证据。李东是溺死的,他并不会游泳,只要我们没有证据,对于李东失足落水的推断是完全可以成立的。”

“当天的暴雨冲毁了河边的脚印,这也是麻烦之一。”

“不错,抓住了重点。你先从妻子的关系网开始查起?从她的履历来看,她性格强势,不太可能会对别人提起。查李东的那群酒肉朋友很对,他在受害前很有可能提起过什么。她的情人也要仔细问。‘’

‘’不过,最直接的方法,是去查二号左右李东哥哥的出行情况。‘’

罗淼有点惊讶,“为什么是他?”

“李东的哥哥和他很多年没有来往,两个月前突然回来,虽说是跑生意需要,但是别忘了,他们的母亲两个半月前才去世,现在只有他们兄弟二人了。遗产纠纷,从两人最近的接触频率来看,几乎可以断定。”

罗淼接道,“这样的话……他哥哥的作案动机也是成立的。并且案发现场离他哥哥工厂比较近也可以解释。如果是他把李东推到河里的,也更合理。最近他和李东的妻子走得也近,这不正常。‘’

“查李东妻子和他哥哥的通话记录。案发前他们很可能通过话。李东妻子如果计划杀人,不可能自己开车前往郊区。如果查她的租车记录,多半查不到。试试去查李东哥哥的手下。”

唐川说完了,和罗淼的目光对上,两人默契地一笑。

“唐老师,你太厉害了。我再办上十年的案子也未必能赶得上你啊!要不然您就一直帮我好了,我看我升个处长都是可以的。”罗淼开玩笑道。

唐川翻了个白眼,“想都别想。你进步得很快,多积累经验,直觉甚至都会越来越准。记住,抓住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,视野放开,多动动脑子,明白?”

“谢谢您的夸奖了。不过我也不敢这样,要是让您一直帮我,光是三明治就能把我吃破产。”

“这次是日本料理。”唐川强调。

罗淼被唐川认真的表情逗笑了,“一定的,等忙完这一阵就请客。”

唐川启发完罗淼,有点犯懒,天才的大脑却闲不下来,抱着笔记本看学生的论文。罗淼把线索梳理了一遍,打电话给队员安排任务,再给队长汇报进展;又把两个嫌疑人的资料调出来,分析关系网。

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。

罗淼把所有线索串联在一起,一个逻辑完美的犯罪过程。他满意地扔下笔,伸了个懒腰,神采奕奕道“好了,差不多了!”

与此同时,唐川从笔记本前抬起头,盯着罗淼,“我饿了。”他从吃了早餐之后,只喝了两杯咖啡。

“啊?”罗淼如梦初醒,一看表,凌晨一点了。饥饿感瞬间涌了上来。

“这么一说我也饿了……但是这么晚了,还是不叫外卖了……吧?”

唐川没说话,目不转睛,冲他挑了挑眉。

罗淼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“唐老师,您不会让我做饭吧?我不会呀!我只会泡面!”

唐川露出个带点坏的笑,“罗警官,你跑到我家找我帮忙,帮完你你又说你饿了,你没有求人的自觉性啊?”

罗淼辩解到“我不是说了要请你吃饭嘛,更何况这是你家,怎么能让我一个外人下厨呢?”

唐川不想说话,“你自己看着办,反正我饿了。”

罗淼快要哭了,“好吧,那我去楼下便利店买泡面给您煮了?泡面煮起来比泡着好吃。”

“……罗淼,你认真的么?!”

罗淼无辜地眨了眨眼。

半晌,唐川叹了口气,“行了,不用了,我可不愿意自己的胃遭罪。方便面不好消化。”

说着合上笔记本,起身向厨房走去。

“哇,唐老师要亲自下厨了?来来来我给您打下手。”

唐川揶谕道,“算了吧,就会泡面,能指望你帮什么忙。”

“我可以洗菜啊!”

罗淼把嫩黄色的娃娃菜叶子剥下来,哗啦啦用力洗了好几遍。豆腐和香菜小心冲洗,西红柿上残留着小小的水珠,在厨房的灯光下新鲜诱人。做完以后,他就看着唐川切菜。

唐川的手很漂亮。白皙纤长的手指扶着水嫩的豆腐,下刀很稳,已经被切成小方块的豆腐仍保持着最开始方方正正的样子。他左手扶着嫩黄叶子,右手用刀尖儿把娃娃菜划成两瓣的样子,优雅流畅的像一幅画。

西红柿切成两半,只要中间的几个圈,剩下的随意切块,拌上点白糖放到到冰箱里冷藏。

罗淼想象着冰凉清甜的西红柿,默默咽了咽口水。

锅里的水沸腾翻滚,加入豆腐。等几分钟,把菜叶扔进去,加入西红柿圈儿。放一点盐和鸡精,关火。

唐川把汤盛到碗里。碗底是早已准备好的一小撮粉丝,和罗淼妈妈送的炸丸子。最后撒上香菜叶子。唐川的蔬菜汤,完成。

罗淼尝了一口汤,差点哭出来,“唐老师,太好喝了。”

“慢点,小心烫。你的胃不好,随便吃点清淡的,省得明天胃难受。吃完了就回去休息,明天不是还要继续调查么。”

“嗯。”罗淼含糊不清地应声,他突然发现唐川的语气不一样了。此时他的语气格外温柔,就像……

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唐川。

罗淼的心跳突然乱了。他有些心虚地抬起头。

唐川穿着布料柔软的家居服,坐在暖色的灯光下,微笑地看着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The End.


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恋爱脑了吗
因为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一个很帅的男孩子
我为什么又正常了呢
因为他的朋友告诉我,他有很多妹妹,认的那种……
我:“???”
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只好抱紧我的赵医生,哭唧唧。
哦对了,别问我大晚上的哪来的豆腐,我也不知道……
其实蔬菜汤是我的拿手菜,征服了全家人呢。
还有 要连上15天课 下一次发文要很久以后啦
下次就写上次点的梗!




评论(9)

热度(52)